关于我们 公司团队 设计案例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
 
【湛江新闻网】农民设计师连君——在都市建筑里重拾 “乡村记忆”的岁月

转自"湛江新闻网":http://news.gdzjdaily.com.cn/zjxw/content/2014-08/03/content_1905473.htm


    连君,70后,雷州人,广州美术学院教师,著名人文生态建筑与装饰设计师,其代表作“茂德公草堂”是城市白领寻找乡村记忆的场所,曾一度引发建筑设计圈的争论和反思。

    理念:以人为本 建有雷州特色建筑

    初见连君,是在雷州樟树湾酒店。他头发蓬松,胡须飘逸,与一些搞艺术的“怪人”并无二致。如果非要说出与众不同之处,那就是在艺人洒脱的外表下,他拥有几分文人特有的儒雅与内敛。每每谈到自己的作品时,连君总会羞涩一笑。

    连君是地道的湛江人,出生在雷州一个贫穷的小村庄。提及连君,樟树湾酒店是个绕不开的话题。在雷州,樟树湾是一座地标性建筑,这不仅是因为它是雷州第一家大规模酒店,更重要的是因其清新质朴,令人过目不忘的乡村元素设计。而连君,便是这座美誉度颇高酒店的设计者,从建筑、园林到室内设计都出流淌着别样的乡村气息。

    水缸、红砖,小瓦片、砂锅盖,这些不起眼的“乡村碎片”,经过艺术化处理之后,成了樟树湾最吸引眼球的装饰品。更有意思的是,在酒店中央,两座红墙茅草房错落而建,茅草房对面,是三四百平方米的金黄稻田,漫步其间,宛如置身田野,稻香扑鼻而来。

    文化是建筑的生命。脱离了文化支撑,建筑便如空中楼阁,不能凸显出其厚重感。在连君看来,目前很多行业,甚至包括设计界都充斥快餐文化氛围。就设计界而言,很多设计师往往只求量不保质,作品缺乏特色。信步街头,楼盘、街道乃至城市,往往有着惊人的相似,更不说有耳目一新的惊喜。

    在寻找设计灵感方面,连君坦陈文化对他影响重大。在他看来,雷州文化正如汲取不尽的营养液,是他灵感萌发的土壤,而乡村与文学则是他从岁月记忆的源头和艺术创新的源泉。

    乡村是梦想起航的地方,是值得留恋的故土。经历了大工业时代的日本,乡村建筑、田园风光依然保持完好;在经济社会高度发达的欧洲,风景小镇依旧散发独特魅力,受到全世界游客的热捧。连君认为,作为一位建筑设计师,设计要返璞归真,凸显文化特色,讲求“以人为本”,以人的舒适度为出发点,给人舒适的感受与体验,无论是感官还是精神层面。

    返璞归真、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并非一纸空谈,在实际设计中,连君将他的设计理念演绎得淋漓尽致。无论是雷州樟树湾大酒店,还是茂德公草堂,其独特而厚重的传统文化、熟悉不失时尚的乡村元素,瞬间让人有宾至如归之感——这是洋溢浓郁的雷州风情,这是雷州人自己的建筑,让物质相对落后的雷州人在建筑上寻得文化的自信。

    讲述:辞去“铁饭碗” 走上“设计路”

    受传统家庭教育影响,连君自幼“卖命”读书,“个字都赢九丘田”的家训至今深深烙在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 1992年,并不喜欢英语的连君,决定“扬长避短”,进入湛江艺校学习绘画。对于为何坚定选择“艺术路”,还得从他的“偷师对象”说起。

    那时,他的叔叔是个师范生,能涂善绘,是他小时候的偶像和启蒙老师。受其叔叔影响,连君自小喜欢画画,有时候一个铅笔盒,他能独自坐在一个角落,从不同角度画上半天。

    1995年,艺校毕业后,连君回到雷州当地一所中学担任美术教师,那一年,他刚好20岁。这是一份令他家人颇为满意的职业,因为在他家人看来,当上老师算是吃上“皇粮”,可让身子弱小的连君,从此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命运。然而,一年的波澜不惊的教书育人经历,不能给他心灵的满足。每逢朋友相聚,听到师兄师姐讲起大学里的所见所闻,所学所想,以及分享一些先进的设计理念和设计大师故事时,连君总是心驰神往,不能自拔。一年后,他毅然辞去“铁饭碗”,到广州美术学院开始了对他影响深远的深造之旅。

    回忆当年的任教生活,连君至今难忘,他说,青春易逝,当现实与理想发生交错时,必须做出选择,要么理想折服于现实,要么扬帆再起,追求内心向往的生活。

    挫折:不成功的装修商人

    在广州美术学院期间,连君学习的是环境艺术设计专业,由于对物体的空间造型有超乎常人的想象能力,他的专业学习变得得心应手,专业能力开始脱颖而出。

    在广州美院学习结束,凭借出众的专业技能,连君顺利进入校办企业集美设计公司任职,专门为客户绘制效果图。有意思的是,经他手头出来的效果图总能别具一格,自然客户也是满意而归。工作三年后,连君的电脑效果图已小有名气,当时广州美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聘请他回校任教,负责学生的电脑效果图课程。

    敏锐的专业嗅觉,加上独到的设计理解,短短几年内,连君在圈子内赚足了人气和名气。2000年,不甘心为他人作嫁衣的连君,走上创业路,他在集美公司承包下一间工作室,专门接手绘制效果图。随着客户量的激增,连君效果图价格也水涨船高。那时候,虽然是刚步入社会,但连君一张空间装饰设计效果图最高竟然卖出一万元高价,经常几天的时间便赚到了普通白领几个月的酬劳。

    在集美公司的日子,那是一段充实而快乐的岁月,连君实现了同行艳羡的“财技双收”。因为在这期间,几乎广州设计界的高手、大企业的空间装饰设计的效果图都与他有着交集,这使得连君的设计知识和创作思维也得到大幅提升。

    2003年,精于设计领域的他,开始步入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天地,自己“操刀”成立装修公司,开始接手工程项目。令他始料不及的是,迎接的他不是一马平川的坦途,而是一份罕见的尴尬:设计新颖,施工精致,客户不少,但就是没钱捞反而折了本。

    在项目上了苦苦支撑了三年之后,前七八年辛苦攒下的几十万元打了水漂。此时,连君才猛然发现,自己不适合当商人,原因很简单——项目面前,艺人本质的连君对工程过于精雕细琢,追求完美,而将商人所追求的经济效益放在其次。有时候为了将项目做到他心目中的完美效果,他不计工时,反复雕琢,甚至自掏腰包购买材料,进行返工改造。

    随着设计行业大环境的好转,2006年,“不擅从商”的连君放弃接手工程项目,一头扎进纯粹的设计世界。不过,对于自己设计的作品,连君从不插手工程账目,但为了将他图纸上的设计不折不扣变成现实的作品,每次合作洽谈时,连君习惯性提出一个前提条件——享有对施工的监督权。

    情结:挥之不去乡土记忆

    眷恋乡土但并不土气,这是朋友对连君的评价。生活中的连君爱好音乐,既听古典也听周杰伦;他热爱阅读,既看古典文学也看各种杂文随笔;他不觉自己前卫时尚,但设计作品常能将古朴民族的东西变得时尚、国际化。

    细看连君设计的作品,无论是茂德公草堂,还是四海一家、雷州樟树湾酒店,每一个观赏过他作品的人,都惊叹他对雷州乡村元素的巧妙运用,设计风格清新一派,生态又不失时尚。

    或许是与爷爷感情深厚的缘故,从离开农村到县城读书,再到成长为小有名气的业界设计师,二十年间,连君心底抹不去的,依然是村里那片土地的温暖记忆:装满丰收喜悦的大水缸、石头垒起的围墙、茅草铺盖的草庐,还有那风中摇曳的古树、山坡上吃草的牛羊、溪间戏水捕鱼的儿童,当然,还有那皎洁月光下,安静地躺在竹椅上,听爷爷讲述星星的故事……

    时光荏苒,岁月如歌。多年繁华的都市生活,并没有洗涤掉连君身上的乡野气息。相反,他追求个性,剑走偏锋,将记忆中的乡村生活元素,灵活地运用到现代设计中,使他的作品具有强烈的文化符号与亲近感。

    “文化才能让建筑活着。”这是连君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他认为好的建筑之所以能流传下去,是建筑体现的文化能感染后人。在广州小洲村艺术村,连君有一间自己的“乡村记忆馆”,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,连君摆着一口补了又补的缸。连君说,这是他爷爷生前用过的米缸,是他所有乡村记忆的源头。“当时家里穷,水缸一裂爷爷就用铁圈箍起来,一次次地修补,也不忍丢掉。我把它从乡下运过来,作为一种留念和缅怀。

    一栋好的建筑,也是一个精神符号。“在乡下,建一栋房子,一个家族就可以在那里繁衍生息,家族的精神就得以流传。在城市,我希望能在残缺的原始自然之下,融入一些现代设计,使其更加符合当代人对舒适的需求,而不是被钢筋水泥围困得透不过气。”连君说。

    【对话】人文生态环境是高潜质资源

    记者:城市发展的过程,为什么要重视和保护人文生态环境?

    连君:相比自然生态环境和基础设施等硬件环境,人文生态属于软环境的部分。有学者把它看成是一种高潜质的资源,是实现区域经济持续、稳定和高效发展的社会保障。通过考察一个地方的人文生态环境,可以清晰完整地找到前人思维方式和生活变迁的线索。这也可以看成是人类发展轨迹的历史证据。文化才是建筑的第一生命,保护人文生态环境,实际就是在保护一座城市的精神和灵魂。

    记者: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都市人期望回到乡村田园,体验农耕生活。作为设计师该如何帮助文化产业投资者去把握这些机遇?

    连君:保护和推广人文生态是历史赋予建筑设计师的一项重要精神使命。以往我们开展的每一项设计都在践行这一理念。在设计茂德公草堂和广东樟树湾温泉度假酒店等建筑群时,我们充分抓住了现代人怀念和追求体验传统农耕文化的心理,创造出了一个个完全不同于现代都市生活的休闲文化生态空间,帮助一些人找回了阔别已久的乡村记忆和文化体验。不管怎样,人文生态建筑设计营造出来的特有的“场所精神”,让我们的价值观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实现了共振。利用自然资源构建生态建筑

    记者:这些年,您一直在推广人文生态建筑,什么才是真正的人文生态建筑?

    连君:生态是当前政府和民众越来越关切的问题,建设生态文明已成为国家未来发展的主要目标。建筑物的节能、生态,并非都必须要用最贵、最新的技术和材料,因为高科技材料在其生产过程中都要耗费大量的能源,一次性投入巨大而收效甚微,而且今后日常的维护费也是相当昂贵。因此,要尊重自然规律,充分利用自然资源来构建生态建筑。

    记者:人文生态建筑的建造成本是否比一般的建筑要高?

    连君:恰恰相反,生态建筑的特点就是造价低。因为建筑和装饰材料往往都是被现代社会所抛弃的一些东西。譬如,我们在设计和建造广州茂德公草堂时大量使用的茅草、瓦片、土砖等等,都是普通农村最常见也是大家在修建现代建筑时不用的材料,再如我们在建造李艺金钱龟文化馆时用到的牡蛎壳,是海边渔民想尽办法要处理掉的生物垃圾,我们把它们用在建筑上等同于废物利用。